永恒的经典 奥地利厄运金属 Estatic Fear 非官方传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3 23:00 浏览次数:

  原标题:永恒的经典 奥地利厄运金属 Estatic Fear 非官方传记

  Linz是上奥地利州的一个舒适的城市,有着令人耳目一新的建筑和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景观。在这里,人们可以找到任何的艺术灵感:安静的牧场、汹涌的波涛、原始森林、二战留下的钢筋混凝土遗迹、庄严的中世纪城堡、水晶般清澈的湖泊、巍峨的山脊和繁花似锦的草地。四季的交替循环通过与众不同的色调的变化,再次为这个城市增添了魅力。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的成名和消逝,灵感的产物不断丰富,艺术,以多种不同的形式根植于前人的作品中。

  几个世纪以来,这片地域(广义上)和文化养育了诸多世界文明的艺术家,包括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勃拉姆斯,施特劳斯父子及马勒等。这里的文化,学术气息及鼓舞人心的人文环境通过他们的杰作在欧洲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上世纪八十年代,来自英国及美国的重金属音乐浪潮席卷了全球,这股截然不同的文化也对Linz这座城市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青少年们自称“摇滚客”或“金属党”,开始留长发,穿铆钉皮革,牛仔,印有乐队logo和怪物的T shirt,听Metallica, Iron Maiden, Venom, Black Sabbath等音乐。情感阴郁的音乐,严肃的歌词,自由主义的思想和价值观,非常规的生活方式,反抗精神,成为自己的自由,反对传统和保守,这一切都非常的具有吸引力。像其他国家和地区一样,奥地利金属乐的发展也得益于本地适宜的发展环境。

  由Stauff和Beowulf两个多年的好朋友共同创立的乐队Estatic Fear便是在这股席卷全球的重金属浪潮中发展起来的,当时他们还是青少年,喜欢残酷和极端音乐的类型,如Deicide, Morbid Angel, Carcass。在16岁时,他们决定组建自己的乐队,并命名为Insanus。他们都弹摇滚吉他,所以乐队缺少有表演技巧及创作才能的贝斯手,鼓手和歌手。当他们17岁时,在Linz的街道上遇到了两个穿金属T shirt的金属党:也就是未来的Calix Miseriae(也就是大家熟知的乐队主脑Matthias Kogler,下文同——译者注)和Astaroth Magus。经过了对音乐的一些沟通,他们成了乐队的第三个吉他手和鼓手。

  1992年末,他们找到了排练室,Stauff写了几首“很寻常的典型老派死亡金属”,那时Beowulf和Calix转向了厄运死亡金属,如Cathedral, Anathema, My Dying Bride,Katatonia等类型,Stauff也同样喜欢,但倾向于“更快”的音乐。经过了多次排练,Calix开发的特殊风格成了乐队的标志性声音,与此同时,也该到了改变乐队名称的时候了。

  Beowulf 和 Stauf f一直都是H.P.Lovecraft的忠实书迷,在他的恐怖小说“墙上的老鼠”中有一句话“I had a moment of ecstatic fear”(我有一阵欣喜若狂的恐惧),乐队名字便来源于此:Estatic是两个单词的混合,“ecstatic”(欣喜若狂)和“aesthetic”(美学的)。乐队华丽的logo是由Stauff的一位平面艺术家朋友设计的。

  在1993年左右,Estatic Fear在排练室里用最基础便宜的设备录了第一个小样,一个长达13分钟的歌曲,命名为“Wotan’s Army”,这首歌从未以任何方式公布于众,仅仅为满足乐队自己而录制。

  1994年初,乐队获得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参与了当地一个硬摇滚/重金属集锦的制作。1995年发行的《EXIT》是一个由Linz市政府资助的集锦,包含了不同乐队的歌曲,每个乐队可创作两首歌曲,Estatic Fear只创作了一首名为“On A Cold Winter’s Morning”的长歌(音频链接见文末——译者注)。这首歌是Calix作曲,乐队成员共同完成,也是乐队首个公开发表的歌。这首歌有很Lovecraft(作家H.P.Lovecraft,乐队名灵感来源)式的哥词,曲调方面,较接近Anathema早期的作品The Lord Of Mortal Pestilence。

  这首《On A Cold Winter‘s Morning》得到了当地及国际乐评人的积极评价,也使得乐队获得了和当地唱片公司CCP的合作机会。《Somnium Obmutum》(拉丁语“中断的梦”),在那时得以发行。

  也是在那时,乐队成员分别取了艺名:Stauff,取自一个城堡名字,Beowulf,取自北欧史诗英雄,Calix Miseriae,来源于拉丁语“痛苦圣杯”,Astaroth Magus,一种黑金属的昵称。

  同样在那个时候,Stauff决定创造一个更适合他自己音乐风格的乐队,Beowulf和 Astaroth Magus也加入了进来,并邀请了Berserker作为主唱,乐队名为Astaroth,成为了奥地利继Abigor之后的第二个黑金属乐队。

  Calix是Estatic Fear的创作核心人物,在创作方面,乐队其他成员贡献不大。这张《Somnium Obmutum》全长57分钟,全部录音都由Calix来完成,其中,原创的民谣和古典主题的部分由他的父亲——一位专业的吉他和鲁特琴老师的帮助下完成。在同名主题曲 《Somnium Obmutum》的后三分之一段,敏感的乐迷可能会听到类似柴可夫斯基的“The young child Jesus had a garden”的主题。 Calix为这张专辑写了很复杂的歌词;专辑主题的灵感来源于忧郁,失去的爱,在永恒的美丽中追求死亡,孤独等。他曾在学校上过拉丁语课,在专辑中也用拉丁语写了部分歌词;另外还用古典诗歌风格写了古代德语和古英语的歌词。

  Calix还创作了《Somnium Obmutum》这张专辑的封面,取材于林茨城堡附近的一个花园内的一个历史悠久的雕塑。不幸的是,在本世纪初,这个庄严而神秘的纪念碑被破坏者毁掉了。Linz城堡周围以及位于Hinterberg的Stauf城堡遗址,是该乐队成员的重要灵感来源;在乐队其他成员后来的 Astaroth乐队中,首张专辑也采用了Stauf城堡作为封面。

  在《Somnium Obmutum》的录制过程中,邀请了两位古典歌手和乐手参与:Petra (长笛)和Marion(主唱)。由于乐队音乐的编曲复杂性,而且包含在自然界的采样,Stauff和其他成员越来越清楚:乐队是无法进行现场演出的,所以Astroth乐队才是他们能在现场演出及和观众互动的出路。然而,根据Stauff的说法,Calix总是坚称他不喜欢现场演出。

  在Astaroth活跃的十年来,他们在奥地利和国际上演出了很多场,并发行了几张专辑和MV,这是Stauff和Beowulf在实现他们自己的想法,而在Estatic Fear中,他们扮演的是“额外的角色”。

  在《Somnium Obmutum》发行之后,乐队内部没有发生更好的进展,Calix仍然是Estatic Fear的核心人物:他写了全部的曲和歌词,使得他在乐队中占据优势,而其他人认为应当得到平衡的安排。所以,尽管Stauff和Beowulf是乐队的创立者,他们及Astaroth三人还是离开了乐队。之后,Calix将其作为个人计划,邀请客座乐手完成了第二张专辑。分开是很痛苦的,Stauff甚至觉得不愿再做音乐了。后来他们三人精力放在了Astaroth乐队上,在1997-2000年间,他们发行了三张专辑。

  Chapter Ⅰ的intro部分是对 Loreena McKennitt的《Skellig》的致敬,其余部分都是Calix创作完成的。和第一张专辑一样,《A Somber Dance》的原声部分听起来就像真正的“老派”音乐一样。

  我们可能无从得知Calix是如何完美的融合了从众多风格迥异的情感类型,包含独特的美丽,刺激,愤怒和忧郁,而没有丝毫的冲突及不和谐。巴洛克/民谣鲁特琴的旋律,厄运死亡金属和贝多芬式的钢琴旋律互相交织,在品质和概念上得到了完美融合。所有的灵感,无论古典还是现代,都被艺术的融合成了一种新的音乐形式;比1995-1996年的作品更加精致,更加具有学院气息。

  A Somber Dance是Calix自成一派的风格演变的下一步。《On A Cold Winters Morning》是由Lovecraft灵感而来的加入拉丁语的老派厄运死亡金属,一年后发布的《Somnium Obmutum》具有高度复杂的歌词结构和语言结构,以及独特的氛围声,金属乐的部分仍然相对老派,相对来说民谣/新古典的部分则接近完美。第二张《A Somber Dance》是在3年的时间内创作并发布,它有效的平衡了复合性与传统性,旋律及重型部分,严酷和复杂性,现代及古代。

  在2007-2009年间,Calix回复了几位Estatic Fear的忠实粉丝的邮件,他在邮件中提到,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作了很多的草稿和小样,但因为自己在电信行业工作,事业繁忙,一直没有时间和条件整合,录制作品或出专辑(甚至两张专辑)。

  在2017年初,Stauff在个人通信中提到,他和Beowulf不介意重新加入Calix来录制他创作的作品,以致敬美妙的音乐及纪念他们多年的友谊。他们的乐队Astaroth因成员们被生活,家庭,事业等占据时间及精力,已于2005年解散。在2013年,Stauff创立了乐队Pulse——一个与众不同的,颇具试验性的工业金属。

  随着第二张专辑发行后,Estatic Fear在全世界的金属乐迷中大受欢迎,在没有进行推广,实体CD数量非常有限,且仅发行两张专辑的情况下,乐队的音乐仍然通过Mp3下载的方式流传到了很多金属党的耳朵中,甚至一度登上听众最喜欢的专辑top 5 或top 10,可见其卓越的品质,氛围和独一无二。

  在2008年左右,乐迷发起了一次在线请愿活动,希望Calix能够复出并发布作品,虽然后来看起来此举毫无必要——因为Calix明确表示没出作品的最大障碍是缺少录制的时间且不需要资金支持,这次请愿仍然收集到了非常多的乐迷的鼓舞人心的留言,而且显示了乐迷所属国家的多样性。发起人统计了乐迷的来源(英文首字母顺序排列):

  亚美尼亚,澳大利亚,奥地利,阿塞拜疆,保加利亚,白俄罗斯,比利时,波斯尼亚,巴西,保加利亚,加拿大,智利,中国,克罗地亚,哥伦比亚,捷克,埃及,爱沙尼亚,法罗群岛,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危地马拉,匈牙利,日本,拉脱维亚,黎巴嫩,立陶宛,哈萨克斯坦,墨西哥,摩尔多瓦,荷兰,冰岛,印度,伊朗,以色列,意大利,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俄罗斯,苏格兰,塞尔维亚,瑞典,南非,西班牙,叙利亚,突尼斯 ,英国,乌克兰,美国,乌兹别克斯坦,越南等。

  Estatic Fear的脸书和last.fm社区的版面非常的国际化,这对于一般金属乐队来讲并不罕见,但对于奥地利来说确实非常特别。事实上,他们的音乐在全球范围激起了涟漪,也在金属乐史上留下了微小但辉煌的一笔,也激发了非常多的年轻的音乐人。令人惊讶的是,作为一个小众的厄运金属乐队,在YouTube上也能有着非常多包含十几个国家的乐迷对他们的作品进行翻唱/翻弹,包括越南,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土耳其以及欧洲国家。除此之外,Estatic Fear也是在韩国非常有名的厄运金属乐队之一。

  2016年11月,一个来自圣彼得堡的年轻厄运金属乐队Shadow Suite在舞台上致敬了Estatic Fear。他们对Estatic Fear那首长达32分钟的史诗巨作《Somnium Obmutum》进行了完整的全长表演,在2017年5月至6月,现场视频发布在了YouTube上后,得到了Estatic Fear乐迷的众多好评。这个错综复杂的,从未打算现场演出作品,在这个时代得以重生。目前,这个乐队也在根据Estatic Fear带给他们的影响,做他们自己的专辑。

  下面列举了一些与 Estatic Fear 风格类似或深受其影响的乐队:

  前卫金属,艺术摇滚,重金属,厄运金属,哥特金属,激流金属,古典音乐……每一种类型的再创作和进化都是众多风格,技术,思想,方法和灵感的金字塔,每一支新乐队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一些老乐队则会成为新的垫脚石甚至尖峰。Estatic Fear既成为了激发众多灵感的垫脚石,也成为了小众艺术的顶峰,在乐迷和音乐工作者中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几十年来,这种独特的灵感并未消逝,如果Calix决定公布他更多的新古典及厄运暗黑金属的杰作,他们音乐的影响将会更加深远,就像等待了几十年的美酒一样。 (完)


上一篇:盛产金属乐的芬兰    下一篇:冰箱摆放不正竟招来厄运!千万别学我再富也变